曾经「出走」,如今「回归」,五位中国设计师的顺势而为

发布于 2021-06-09 20:39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如今如火如荼的中国时尚产业也不是。在中国的时尚体系和本土审美趣味尚未成形之际,无数怀抱着对时装赤诚之爱的设计学子选择远渡重洋深造,在伦敦、纽约、米兰、巴黎等传统时尚都会奋力拼搏,从全球多元而激荡的文化中汲取灵感,将所学所感付诸一针一线的实践。在他们奋斗于异乡时,中国时尚产业也在同步成长 —— 逐渐兴起的中产阶级构成了庞大的时装消费市场,数字互联网的助力为本土品牌的腾飞提供了可能。身处此番变革中,越来越多的中国设计师在国际时装周崭露头角;与此同时,飞速发展的祖国也加速了他们归家的步伐。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时装界掀起了一股「海归潮」。


漫漫归途中,每一位设计师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王海震、孙大为、张卉山、杨桂东和陈序之分别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回到了」中国。对他们而言,这条路是一段段充满奇遇的冒险 —— 不同的际遇,无论酸甜苦辣,都勾勒出他们各自的人生,映射出整个时代的面貌。这五位设计师向我们娓娓道来了这一选择背后的故事,以及从过去、当下到未来,他们又将走向何方?


Haizhen Wang 创始人

王海震的工作室位于上海衍庆里,这里始建于 1929 年,见证了上海百年间风云变幻的现代化历程。三年前,中国的零售巨头百联集团,携手盈石集团对原本废弃的工业仓库进行了重新修葺,青砖灰瓦的传统石库门外观下,掩着一座布局合理、功能齐全、设施先进的时尚孵化平台,吸引了诸多 Showroom、设计师工作室及商业品牌入驻。如今,这里已是一片欣欣向荣,楼层间忙碌穿梭的身影清晰可见,王海震便是其中之一。

结束是日工作后,他迎面走来,步履轻盈而又虎虎生风,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多年历练之后,他已经能够在紧张和松弛两种状态下切换自如,在异乡打拼的经历也让这位设计师更能应对外界的压力。上世纪 90 年代末,中国的时尚产业正处于新生阶段,难以为设计师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和孵化机制,王海震也因此决定从大连走出,漂洋过海前往伦敦中央圣马丁求学,「那是当年最合适的一条路。」他说。

王海震。

他一去便是十余年。2010 年,王海震在伦敦创立了同名品牌 Haizhen Wang,翌年就迎来了事业的第一次高光时刻 —— 他斩获了享誉全欧洲的 Fashion Fringe 大奖,除了 10 万英镑的奖金,他还收获了媒体和零售商的倾囊相助,品牌也登上了伦敦时装周的官方日程。然而,在接下来的六年里,表面上看起来顺风顺水的事业,却因背后供应链的短缺遇阻。「在欧洲,我很难将供应链打通。我使用的都是来自意大利和法国的面料,因为生产费用太高,所以影响了整个产品体系。」他说。21 世纪的头十年,欧洲的时尚产业已经相当饱和,面对来自全球各地的竞争,如果设计师的产品未能达到一定体量,业绩上的增长也只能是微乎其微。


当前进的步伐越发缓慢时,2016 年,王海震因机缘巧合结识了中国最大的服装生产集团之一 —— 晨风集团的负责人,对方允诺给予他生产上的支持,并在苏州的产业园区内为他提供两年免租金的工作室。当年,很少有商业集团会与中国的独立设计师进行合作,晨风的这一举动让王海震意外又惊喜。能够解燃眉之急的援手,却也让他陷入了踌躇:「是否应该在这个时候放弃伦敦的一切回国?又如何将英国的这一套体系转移至国内?」他反复问自己这两个问题,对国内市场依然持观望态度。在思考了半年,又尝试了往返于伦敦和苏州之后,他发现这样很难保证产品的质量,最终,他做出了选择。

4 月 27 日,王海震与相交多年的合作伙伴、Ontimeshow 的创始人顾叶丽漫步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这里也是双方在时装周期间进行展示的地点。

在回家的路上,有舍才有得。2016 年年底,王海震彻底关闭了在伦敦的工作室,回到中国发展。那时,Labelhood、Ontimeshow 和 Tube Showroom 等展示和商贸平台正借上海时装周发展,买手们对中国独立设计师的兴趣如同星星之火般燃起。但因为产业升级和多方磨合带来的阵痛,许多买手在合作了几季就消失不见,市场风向也瞬息万变、难以把握,王海震一度陷入了幻灭之中,他感叹道:「那是我最迷茫、最落寞的三年。」

尽管如此,在这段时期内,他依然收获了诸多支持。甫一回国,王海震就结识了 Ontimeshow 的创始人顾叶丽,那时,这个如今声名赫赫的时装展会也正值发展初期,计划推出自有的 Roomroom Showroom。在双方经验都不足的情况下,两人依然决定相信彼此,而价值观的契合也使二人从工作中的战友升级为生活中的挚友,一路相互扶持至今。此外,王海震还与韩国品牌 Hazzys 合作推出了联名系列,回归伦敦时装周进行展示,通过与商业品牌的合作测试了当下市场和消费者的取向。

王海震与顾叶丽。

去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全球,时尚行业遭遇了新一轮洗牌。国内时尚界投向本土设计师的目光越发炙热,也让王海震再次看到了转机。「2020 年是无比神奇的一年。」他说。去年 3 月,王海震从大连辗转三次才落地上海。由于疫情管制,他无法回到苏州的产业园,加上资金流的断裂,他陷入了困境。「那时,我多方筹措资金,在上海紧急租了一间工作室,快马加鞭地为接下来的订货会赶制衣服。4 月初还只有 40 件,月底就拿出了 150 多件。」随着国内疫情的平稳化,时尚市场开始奇迹般地回暖。王海震深化了与 Ontimeshow 的合作,后者在财务管理、法务咨询和团队构架上给予他更多的支持,Haizhen Wang 在经历了数次坎坷后又获得了新生。


在刚落下帷幕的十周年大秀上,他向我们呈现了站得更高、走得更远的 Haizhen Wang。这些岁月的起起伏伏造就了今天的他,在这过河入林的十年里,他从未停步。「现在想想,回家真的是最好的选择。」王海震笑着说。

Dawei 创始人

从巴黎归国的孙大为选择了北京作为自己的落脚点。他的工作室位于东四环中路一片幽静的园地中,清一色的白色建筑掩映在茂密的植物中,对于创作者来说,这里不失为一块「风水宝地」。工作室的一楼是制衣师傅的工作区域,堆满了各式布料,二楼则是会客区,也是孙大为的办公区,每一季的样衣依序悬挂在衣架上,椅子则随意放置在各处。贴纸、摆件、画作 …… 与猫相关的物件,零散地遍布在工作室的每一个角落。「『天真』和『无邪』到现在还被困在巴黎呢。」孙大为看了看手机监控中的两只猫,惆怅地说道。

5 月 6 日,时装摄影师杜璇、侄女 Judy 齐聚 Dawei 的北京工作室,她们是此次孙大为回国办秀的重要助力。

受疫情的影响,许多设计师于 2020 年初回到国内。然而直到去年 11 月,孙大为才悄悄地在北京安顿下来,同时维系着品牌 Dawei 在两地的运营。在他前往巴黎深造时,正值 John Galliano 和 Alexander McQueen 光芒四射的年代,他追随前辈的足迹,在法国高级时装公会旗下的法国服装学院(L'institut français de la mode)中研习高级女装的传统技艺。巴黎的时装产业和这所学院一样老派,早已形成了固定的框架和体系,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很少有人灵活变通、尝试革新。「在二十年前的巴黎,中国设计师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如果有幸能去大公司做十年助理,或许才有走到台前的可能。」孙大为说。经过近十年的奋斗,获得法国版《Elle》评选的年度新锐设计师品牌大奖后,孙大为才被法国时装屋 Cacharel 相中,被任命为该品牌的设计师。至此,他终于以中国人的身份在巴黎闯荡出了自己的名堂。对彼时的孙大为来说,在个人事业还未成形的情况下,Cacharel 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优质平台,通过工作中的学习,他逐渐建立了自己对品牌和市场的认知体系。在离开 Cacharel 后,他大刀阔斧地创办了自己的品牌 Dawei。


即使身在巴黎打拼,孙大为也从未与祖国「失联」。三年前,他曾与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一同拜访过上海时装周。但由于时间上的冲突,他每年都无法亲历,只能将样衣邮寄回国,委托买手店 HCH 负责品牌在国内的销售。直到今年 4 月,孙大为才「初登」上海时装周的舞台,发布了 2021 秋冬系列。「第一次回国办秀,其实我很紧张,好在这里有专业的团队和我的家人朋友们帮助我,我的侄女 Judy 也以模特的身份帮我完成这场秀。」他说。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作中,孙大为都离不开朋友。从最初在巴黎建立品牌,到今年的上海时装周,时装摄影师杜璇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合作拍摄大片、筹备发布秀、共同踏上回家之路 ……「她是我在巴黎的乡亲团代表!」孙大为笑着告诉我们。


与节奏缓慢的巴黎相比,上海每时每刻都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运转,所有人都处于一个急速变化的环境中,也因此更懂得如何融会变通。回想起在上海筹备时装秀的过程,孙大为告诉我们:「发布秀开始的当天,我们在附近的 Wework 租了一间办公室,发型师张明虎一大早就带着团队来工作。这次的发型十分复杂,他们前一天培训到了深夜。」在孙大为眼中,巴黎的一切标准都已经固化,人人各司其职,却也导致他们无法随机应变;而国内的每一位合作伙伴都是能同时执行多项任务的「超能者」,即使面对严峻疫情管控,也能立刻制定出一套相应的对策。「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他感叹道。

孙大为。

对孙大为而言,疫情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欧美各国封城令之下,人们更倾向于本土消费,Dawei 在巴黎的分支如今更加专注于服务这一群体。他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分别深入探讨巴黎和上海的市场;并且这次危机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也开始日渐关注本土设计师品牌,当他们意识到原创的价值时,中国的设计师将随之进入了一个最佳时期。然而,面对口味多元的中国消费者,如何加强他们的认同感和黏性,又如何拓宽品牌的市场宽度?孙大为正逐一将自己的设想付诸实践:「不同于其他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我们更注重与百货商场的合作,以便得到更多元的反馈。」今年 8 月,Dawei 即将开设在巴黎老佛爷百货的第一家专柜,也将在纽约的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开设快闪店铺。在国内,他则计划以零售的方式将品牌投入市场,快速找到对 Dawei 有审美认同感的人群。

「这几年,中国为本土设计师打开了一个窗口,我们可以进去,也可以出来。」他说。或许对于孙大为而言,有关「归来」的故事并不需要一个象征性的句号,他从未真正离开过中国,而巴黎也始终在他心底。「出走」与「归来」只是相对的概念,回家之路就脚下。

Xu Zhi 创始人


陈序之约我们在安福路一家「网红」咖啡馆见面,这条栽满了梧桐的小路只容得下两辆车并行,却已然是城中的流量中心。白天,这里的各色小店人头攒动,与纽约的 SoHo 区不相上下;夜晚,衣着时髦的年轻人也聚集于此,就着酒精消费上海的都会情调。


这名设计师以一袭宽松卡其色风衣和蓝色牛仔裤造型出现,脚蹬一双帆布鞋。谈及这几年他的成长时,他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从深圳、伦敦到上海,我会在每一个人生节点寻求平衡,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他成长于深圳这座多元化的城市,在国际高中的学习经历,让他很早就接触到了西方文化。这种全新的美学体系与他内心深处的好奇心相碰撞,引发了他强烈的探索欲望 —— 2012 年,陈序之前往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攻读女装设计,开启了他在伦敦的另一段人生。


陈序之。


他告诉我们,在中央圣马丁,每两周他就要完成一个项目,这种培养模式大大提高了他的效率。大三那年,陈序之入围了 H&M 设计大奖的半决赛,SKP、连卡佛和 Dover Street Market 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紧接着,这位用流苏编织浪漫的男孩又入围了 LVMH Prize 大奖赛。「我和我的品牌 Xu Zhi 仿佛在一夜之间被『炸』了出来。」在海外大放异彩的同时,陈序之也一直保持着与国内的联系。那时,中国的 Showroom 正在摸索中发展,成为了嫁接设计师与市场之间不可或缺的一环。察觉到这一点的陈序之与 Tube Showroom 结成伙伴,成为了后者旗下的元老级设计师,又于 2017 年在上海建立了工作室,和伦敦工作室并行运作。国内工作室成立的第二年,他又引起了艺术设计工作室 Mattersofseeing 创始人董谧的注意,她告诉我们:自己一直很关注中国设计师的发展,「所以非常想和陈序之这样的新生力量产生碰撞。」于是,双方携手为 Xu Zhi 2018 秋冬系列打造了「寻找 Jane Morris」的时装展览,二人的友情也在此期间升温,正如董谧所说:「积极向上的陈序之总能带给我力量。」



此后,陈序之开始尝试以自己为原型,设计男装,成功将男装工艺并入他的设计语言。处在时尚消费前沿的上海最先给出了回应 —— 买手蜂拥而至,订单再度猛增,这一次,中国市场走在了海外市场的前面。正当一切顺风顺水之际,疫情打乱了陈序之原本的计划:伦敦的工厂被迫关闭、毫无应对措施的海外政府、停摆的时装周 …… 面对这一切的不确定性,不知所措的他踏上了本不在计划内的回家之路。


去年 3 月,他在上海真正落脚。在这座被戏称为「魔都」的城市,随时随地都会有各种机会找上门,促使每一位在此次打拼的设计师快速成长。然而,过度商业化甚至浮躁的环境却并不适合设计师安心创作。当陈序之试图让天平两端处于同一水平线时,内衣品牌内外(Neiwai)叩响了他的大门。「在国内,设计师有很多机会和商业或快消品牌合作。在欧洲,这种机会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他解释道。在内外担任创意总监的一年间,他收获了国内市场给出的「快准狠」的回应 —— 销量佳,反馈好。此后,美妆品牌完美日记和头部主播李佳琦的团队也找到了他。在刚结束不久的上海时装周上,数位身穿 Xu Zhi 的模特身上就系着完美日记的「小细跟口红」;陈序之也发布了与李佳琦的联名 T 恤。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十天后,这款用彩色流苏线绣出「Never's Family」字样的白色T恤在直播间上架时,数秒内就被抢购一空。


4 月 27 日,陈序之与艺术设计工作室 Mattersofseeing 创始人董谧相约上海心斋习茶所,两位志同道合的伙伴通过共同打造「寻找 Jane Morris」时装展览,友情得以升温。


回家之路如同一场奇幻之旅,而踏上这段旅途的陈序之也变得更加无畏,在国内,他大胆地进行了更多尝试。「我的品牌一直在探索亲密关系,或者说是与人有关的一切,因此也可以和很多现代事物产生共鸣,比如内衣、彩妆、舞蹈和艺术。」他介绍道。去年,陈序之与艺术家柳笛合作打造了一场名为「平行现实」(Parallel Reality)的浸入式展览,引起了 ART 021 创始人的注意,这场当代艺术界的盛会也随之向他敞开了大门,邀请他携创作参展。他将自己的独家面料和工艺移植于平面的画布上,踏进了艺术世界的大门。回国这一年来,陈序之从未停下过脚步:层出不穷的跨界合作、互联网和新零售的赋能、各式博览会的传播——他彻底体验了一把独属于中国的增长模式。



他告诉我们:「如果这个环境没有办法让你被动地去汲取养分,那你就应该主动探索,不可能有绝对完美的地方。」回国后,陈序之逐渐建立起了让自己有安全感的社交圈,收获了帮助自己成长的机会和资源,在一日三变的上海拓展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他坦言自己已经爱上了上海,爱上了这座城市的无限可能,也更期待 Xu Zhi 这个品牌的未来。他笑着说:「现在想想,就算没有疫情,我也不一定会在伦敦。」


Samuel Guì Yang 创始人

上海合川路上的之禾空间二楼是一间书店和一家小型画廊,三三两两的客人或闲庭兴信步其间,或认真翻阅手头的书籍。杨桂东的到来打破了周遭的沉默 —— 他一袭黑衣,背着帆布包匆匆而来,坐下后立刻进入了状态,聚精会神地倾听问题,字斟句酌地精准回复。打开他的朋友圈,你会发现他经常穿梭在世界各地:中国香港、深圳、上海和伦敦是最常出现的几个定位。「我喜欢体验不同城市带给我的感受。」他诚恳地答道。今年夏天是疫情爆发以来,他在国内停留最久的一次,也让他得以借机在此深耕。他设计的时装以一种含蓄的方式展示了中国的美学传统,而矜持寡言的他娓娓道来了自己的际遇和对时代的体悟。

杨桂东。

杨桂东成长于改革开放后的深圳,然而,「面对快速『物化』的深圳,我感觉自己快要被淹没了。」他回忆道。为了突破这样的环境、打破僵化的思维,18 岁的他毅然决定前往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深造。走在这个西方人的都会,杨桂东却发现,正是中西方的美学体系的碰撞,点燃了他的赤子之心 —— 他为自己和时代设下了这样的议题:中国风格到底是什么?当下的中国人又需要怎样的服饰?

2015 年,他在伦敦创办了自己的品牌 Samuel Guì Yang,同时在上海建立了工作室,密切关注国内的发展动态。相较于其他海归设计师,他认为「回家」并非一条清晰可见的单行道。多年来,他一直同步维系两地工作室的运营,逐步搭建了一组稳定的团队。「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感情深厚、配合默契,无论出了什么状况都能快速给出应对措施。」在正式回国办秀之前,杨桂东几乎每年都会和团队一同「回家看看」。「欧美国家的时尚产业已经非常成熟了,无论你设计了什么,都会被纳入这个庞大体系中的某一个派别里。而在上海,一切都处于建构中,大家可以尽情表达、挖掘自我。」他说。作为试水中国环境的起点,杨桂东于 2017 年正式与 Labelhood 合作,在上海时装周期间进行了连续两季的展示。

之禾团队的 Amos 是杨桂东的好友,也是推动他与之禾合作的关键人物,4 月 24 日这天,两人再度相聚在上海之禾空间。


自那时起,杨桂东每年都会在双城之间频繁往返,每一年都有新的机遇:2019 年,他在雍福会举办了 2020 春夏系列发布 —— 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办秀,地点是前英国领事馆的私人会所,暗合了他的品牌调性;去年,他入围 LVMH Prize 大奖半决赛,再度引发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这一季的 Samuel Guì Yang 并没有在上海时装周的官方秀场上出现,而是选择了家具品牌梵几的展示空间来放映新系列的创意短片「《尽余录》(Past Lives)」;磨合了一年之后,之禾与他的合作系列也即将于今年 10 月问世。在过去,中国的商业品牌大多喜欢将自己包装成「洋品牌」,以期获得消费者的青睐,其消费群体也和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的社群相差甚远。而如今,本土设计美学日渐升温,中国设计的价值正在凸显,商业品牌开始跃跃欲试,深入挖掘根植于自身的潜力,也积极寻找和本土设计师的共通点。之禾团队的 Amos 是杨桂东相识多年的好友,也是推动这次合作的关键人物,他告诉我们:「Samuel Guì Yang 和之禾的顾客群有一定的重合,她们都有一定的阅历,同时对服装的品质有一定的追求。」「我和之禾一样,都想把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和中国文化的内涵通过服装呈现出来。中国风不是简单的『符号』,而是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杨桂东补充道。


在探索中国风格的道路上,杨桂东一年比一年走得更远。他从未思考过有关回家的问题,在无数个穿山越海的日日夜夜里,他早已走出了一条特殊的道路,这条路是动态的,与更广阔的世界紧密相连。「我很庆幸自己能在这两座城市生活和工作,在文化的碰撞中汲取养分。」杨桂东点了点头说。

Huishan Zhang 创始人

作为土生土长的青岛人,张卉山认为自己的根就在这里,即使在外漂泊多年,也要将自己的同名品牌 Huishan Zhang 的中国工作室开在青岛。他告诉我们:「我对家乡的情怀一直都在。」青岛坐落在山东半岛的东南部,面向黄海,与内陆接壤,是这块区域最具魅力的城市之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文化历史让其快速发展为一座旅游城市,从北京、上海、东京和首尔的飞行时间均为一个多小时。发达的交通为张卉山的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疫情之前,他几乎每年都要在青岛、伦敦、美国和中东等地来回奔波,马不停蹄地将「中国制造」介绍给全世界。「我从不认为中国制造比任何国家的产品差。」他说。

张卉山与刘丹在 Huishan Zhang 青岛工坊。

Huishan Zhang 作为一个俘获了无数海内外顾客的中国制造品牌,基地就诞生在青岛。张卉山的工坊面积不大却五脏俱全:堆满面料的仓库、紧密排列的缝纫台、穿针引线的工艺师、随处可见的样衣 …… 品牌每年四个系列的服装都在此产出,继而飞往世界各地的买手店、百货和私订客人手中。除了这间成立了近十年的工坊外,今年 4 月,他还在青岛海信广场开设了一家限时精品店,借此机会测试品牌在当地的市场状况以及消费者的活跃度。「青岛是非常有潜力的。」他笑着说。限时精品店的开设让越来越多的青岛人意识到了本土品牌的价值,而从此地走出的张卉山也因此被更多家乡人所熟知。「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回家』的概念,因为我从未真正离开过这里。」


20 世纪 90 年代末,年仅 17 岁的张卉山只身前往新西兰学习时装设计相关技艺,随后赴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攻读女装设计。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他被 Dior 选中,前往品牌位于巴黎的高订工坊实习,有幸见证了高级定制完整的诞生过程。在他自己设计的首个高定系列中,就将中国元素和高定工艺相结合,以融会贯通的设计语言创作出六件「龙纹旗袍」,一经推出就引发了行业热议,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随之将其纳入了永久馆藏。张卉山趁热打铁,创办了自己的品牌,并在伦敦和青岛同步建立工作室。接下来的几年里,他陆续收到了来自 Bergdorf Goodman、Harrods 和 Selfridges 等高端百货的订单,正式开启了他「空中飞人」般的设计师生涯。他告诉我们:「英国的工作室负责销售和市场,中国的工作室是工坊,我几乎每个月都要往返于两地之间。」

4 月 28 日,Huishan Zhang 创始人张卉山与多年挚友模特刘丹带我们一道从他在青岛的工作室漫步至海边。


在张卉山和团队的共同努力下,Huishan Zhang 在国内的发展从未间断过。2019 年,品牌入驻西安 SKP,借由这次合作,张卉山也参与了同年的西安时装周,在这座十三朝古都发布了 2019 春夏系列。去年,在相对安全的国内,他进行了更深度的探索 —— 2020 年年底,他与北京 SKP 共同打造了限时精品店,还独家发布了 Huishan Zhang 的「花样年华」(Cheongsam)系列,众多好友前来助阵。作为张卉山多年的挚友,模特刘丹协助他筹备了限时精品店开张当天的晚宴,她告诉我们:「张卉山对这个品牌倾注了无数心血。」

「我们想拓宽在中国的销售渠道。」他说。对于他和自己的品牌而言,所有道路都是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没有任何的借鉴案例。「Huishan Zhang 有固定的消费群体,而这一类女性无论生活在何处,几乎都有着类似的生活方式,我们不会因为市场的不同而改变我们的中国制造。」张卉山斩钉截铁道。


在阔境飞翔的数十年里,他通过个人的力量,用自己的方式一步步推动中国制造走向世界,而「中国设计师」也成了他身上如影随形的标签 —— 入围 LVMH Prize 决赛的中国设计师、首位在伦敦奢侈品中心芒特街开设旗舰店的中国设计师、向世界解读中国风的人 ……「我并没有对『中国设计师』的标签特别敏感,因为时尚是没有国界的。但是当 Huishan Zhang 打开了国际市场后,这个标签的含金量无疑更高了,也因此,中国制造就能拥有更多话语权。」张卉山坦然道。这位设计游子无论身在何方,心中始终有家。


王海震、孙大为、陈序之、杨桂东和张卉山五位设计师的经历正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无数设计师和他们一样,正引领着中国设计走向世界,而日益壮大的中国经济则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坚实土壤。「回家之路」并非一定要有迹可循,当这些设计师们在他乡漂泊时,这条路就一直伴随在他们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