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泛亚共创多个第一,中国首辆概念车设计师跨界挑战软件开发

发布于 2021-06-09 17:26


记者 | 阮希琼
图片来源 | 泛亚提供

在中国第一家合资汽车研发中心泛亚,有这么一位工程师,他经历了泛亚历史上多个“首次”。他是中国第一辆概念车“麒麟”的总布置设计师,也是我国第一款全球品牌本土研发车型2010款赛欧的整车集成者。他还是泛亚首个面向全球市场的模块化平台开发者。

更有意思的是,在经历了整车集成从筹备到建成,直至达成国际级的高水平之后,如今的他再次成为一名先行者和探索者,跨界开启了电子软件的新里程。


他就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现任泛亚电子系统及软件部执行总监方健。可以说,方健的职业生涯,就是一个不断探索,并在探索中不断积累和成长的过程。“我喜欢挑战新事物,公司能提供平台,让我学到更多新的知识,这让我感到幸运。”方健说。


与泛亚共成长
“做中国自己的汽车设计”

泛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探索创新,提升汽车自主研发能力的历史。方健的故事,也要从“麒麟”——第一辆由中国设计师和工程师为中国人设计的概念车说起。那是在1997年,负责“麒麟”整车总布置的他怀着满腔的热情,投入到了概念车的创意、开发、制造过程中。

图注:方健(右一)和同事一起贴概念车麒麟的胶带图

“那时候,我们从没有真正做过一辆车,只有一张1972年的总图,一切从零开始。”回忆起20多年前的点点滴滴,方健依然感慨万分。他已经数不清研究了多少遍那张老旧的总图,更数不清自己在电脑中拼了多少遍零部件数模。几百个零部件之间的相互关系、位置、间隙,在他的心中清清楚楚。

“正是这辆车,给了我们实践国际先进开发流程的机会,也因此培养起了后续泛亚汽车设计发展的核心力量。”方健说。
 
2007年,新一代“赛欧”项目被提上了日程。在此之前,第一代赛欧主要由巴西的产品国产化而来。而新一代赛欧完全由泛亚自主研发,它是在经历了内外饰改型、全新上车体开发后的整车全新开发,也是我国第一款全球品牌本土研发的车型。
 
“有了之前‘麒麟’的积累,我们懂得了该如何提要求,做好自主设计。”方健说。而这一次,他和团队又有了新的探索:除了零部件和零部件之间的匹配,他们还要考虑如何平衡整车的动力性及油耗,关注风阻系数和迎风面积的控制。他和团队还探索了前舱结构的多参数变量的优化方法,达到了业界领先水平。
 
2010年,新一代“赛欧”正式投入市场。相较于上一代车型,新车在保障整车性能的基础上变得更轻、更省油了。同时,新车的风阻系数更小了,速度更快了,成了SGM节能惠民产品的主力车型。
 
很快,泛亚又有了新的思考。“2010款赛欧的市场反馈很好,但同时,我们也在想,公司倾尽全力,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只开发了一款车型。如果每一款车型都像赛欧这样去开发,是不可持续的,必须提高效率。”方健说。
 
2013年,泛亚启动多产品共平台模块化平台开发项目。带领着前期开发和整车集成团队,方健再一次成为跨界人。


难题接踵而来。几款产品共享一个平台,该如何保证产品的差异化,避免俗称的“套娃”产品?每一个产品该如何做好市场定位?这些都是摆在面前的挑战。尺寸空间、性能参数和目标成本……所有要素都要根据不同产品的需求综合考量。也是从那时起,方健和团队都深深感到,作为工程师,不能只关注技术,还要走向市场。
 
在方健的带领下,泛亚首个模块化开发平台搭建完成,这也让泛亚的研发能力从单一本土产品层面,提升到了面向多个全球市场、多产品共架构开发的新高度。今天,在此架构基础上开发出的各车型已经在中国,以及巴西、墨西哥等地陆续量产,获得各地区消费者的好评。其中,巴西单车月销量已经突破了1万辆。
 
可以说,方健成长的过程,也是泛亚一路发展至今的小小缩影。“从第一辆概念车到如今,泛亚的初心始终没有变,就是想做自己的汽车设计。”方健说。

跨界电子软件
“我喜欢挑战新事物”
 
泛亚的文化不仅鼓励工程师创新突破,同时鼓励管理者协作担当。在征服了一座座山峰后,2019年,方健再次跃上了新赛道。那一年,泛亚为他提供了一次轮岗的机会。借着公司的平台,他成为泛亚电子系统及软件部执行总监。


虽然与整车集成相比,电子软件的技术不一样,解决方案也不一样,但面对新的领域,方健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刚上任时,由于对电子软件并不是很了解,方健就不断地倾听和提问。“不懂就问,放低心态很重要。”方健说。他更是一头栽进了书本之中,从最基础的技术知识开始,学起了电子软件。“我这人比较爱静,平时没啥爱好,就喜欢看书,学习新的知识。”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规划项目、参与项目、熟悉业务……这两年,方健就是在不断地学习中度过。为了少走弯路,他尽可能多地与用户沟通,与管理层沟通,与业界同行沟通,紧跟全球汽车前瞻技术,拥抱客户思维,帮助企业立足产业发展制高点。
 
如今,方健已带领团队梳理并建立了泛亚的软件架构开发、软硬件和控制集成的平台策略。团队的努力也有了成果:2020年4月,全新别克GL8上市,这标志着泛亚的智能驾驶和智能互联系统开发能力上升到了一个新台阶。其智能互联系统采用双操作系统,Hybrid自然语音识别系统和智能导航系统,以及云端软件能智能差分更新。其智能驾驶系统首次使用全自主开发的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应用层软件,并建立了全过程开发验证能力,实现TJA、高速公路和城市道路车道中心保持等功能。
 
“最大的不同就是,电子产品的迭代速度实在太快了。”方健感叹,“这对汽车行业的挑战很大。很有可能新的电子技术刚用上去,新车开发完成后,这个技术又过时了。但是,技术太前沿,市场不一定能接受,新技术应该怎么选?如何在保证验证时间的同时,尽可能晚地完成定点,保证技术足够新?电子产品和整车开发速度如何匹配?这些都是难题。”
 
面对这些挑战,方健总是乐此不疲,更是充满感激,“在泛亚,各部门的总监基本上每3-5年都会进行一次轮岗,很感谢公司为我们提供了挑战新事物的机会和成长的平台。”

坚持客户思维
“做产品,要把握真实市场需求”
 
当下,汽车产业正在经历着一场百年不遇的大变革。泛亚也明确提出了“以客户思维全面引领研发业务”的大方向,公司党政形成合力,倡导客户思维,推动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的变革。在这场变革中,电子系统及软件部该如何助力泛亚拥抱汽车智能化、网联化?这是作为执行总监的方健,经常拷问自己和团队的问题。
 
而当大部分人都成为未来智能汽车的拥趸者时,方健有着更冷静的思考,他把目光投向了市场,瞄准了客户。“做产品,要坚持客户思维,把握真实的市场需求。”


“智能网联是未来的趋势,这一点无可厚非,我们也在布局前瞻技术。大家都向往新技术,但是放眼市场,搭载了前瞻技术的智能汽车,价格基本上都在25万元以上。那么,25万元以下的用户群体呢?不可能全部转到一个方向,两条战线都要布局,都要打。”方健坦言。
 
他口中的两条战线,一条是更具前瞻性的电子软件技术,比如软件定义汽车、新一代电子电气架构等;另一条则是对现有的技术进行优化,提升产品品质,让用户拥有更好的体验。
 
“比如,触摸屏怎么做得更流畅?各种娱乐功能怎么做得更稳定?语音识别怎么做得更准确?互动体验怎么做得更人性化?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功课。拥抱新技术的同时,也要练好基本功。”方健说。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这句话用来形容方健和他的团队再贴切不过。面对一个个新的挑战,他毫不畏惧,“汽车行业依靠团队合作才能行稳致远,大家有共同的目标追求,合力把事做成,是我源源不断的动力。”